顶端 > 欢迎光临“历史街道” >与谢野

与谢野

丹后半岛濒临日本海,自古以来是接受大陆文化的又一个重要窗口之一。这里分布着很多古坟群,似 乎诉说4、5世纪纷至沓来的外来文化。
位于丹后半岛的中南部的加悦町,拥有70余座古坟,其中蛭山古坟、作山古坟等已指定为国家的历史遗址。
蛭山古坟建造于4世纪后半叶,是丹后地方大酋长的陵墓。这座古坟同神明山古坟、铫子古坟一起,被称为丹后 三大古坟。蛭子古坟呈巨大的前方后圆形状,全长约163米,后圆部直径116米,前方部宽54米。在后圆部中央埋葬着 用花岗岩制作的石棺,随葬品有镜、刀等物品。





距蛭子山古坟仅隔一条山谷,分布着5座中型古坟,这就是作山古坟。作山古坟修建于4 世纪后半叶至5世纪前半叶,由全长30米的前方后圆坟和3座圆坟组成。前方后圆坟的后圆部墓 穴分为主室和副室两个部分,埋葬着四兽境、勾玉、管玉、房屋陶俑等随葬品。
日本的古坟大凡都出土铜镜、刀剑、玉石等随葬品。那么,这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通过多次向中国大陆的遣使朝贡及人物的来往,日本接受中国的各种观念,对一些事物赋予超自然的力量,并加以百般推崇。
在日本古代, 镜,代表智慧;玉石,代表仁政;刀剑,代表武勇。
中国先秦时代的《庄子》道:“明镜之道,可以分形变化,以一为万。又能令人聪明,逆知方来之事。”这是关于镜子 的最古老的记载。在这里为日常生活中的镜子赋予了具有哲学意义的内涵——人类智慧的力量。此后,在中 国文化,尤其是道家思想中对镜子的论述越来越多,不胜枚举。日本在吸收大陆文化时把这种观念引为己 用,把镜子视为具有照破天地、洞察秋毫的智慧的化身。
玉器,在中国上古政治学概念中,指权利的象征,表示仁政、德治。自从秦朝,皇帝的印章都用玉石雕刻,因而被称为玉玺,成为皇权的 象征。不过,玉石的晶莹、姣美又有别于武勇、凶猛,表示一种温雅的力量,代表进行仁政。
刀剑,毋庸置疑,代表骁勇、彪悍,在弱肉强食的兼并战争中,是保家卫国最强有力的武器。 在日本古代陵墓的随葬品中,铜镜的存在尤其引人瞩目。


239年,邪马台国的卑弥呼向魏朝遣使朝贡。魏明帝称卑弥呼为“亲魏倭王”,同时,又授予百 枚铜镜。这些铜镜并不是化妆用品,而是用来祭奠神灵的器具,具有超人的力量。
当时,管理这种神镜的人大都是众人推举的酋长或掌管祭祀的神官。他们不仅要妥善管理神镜,而且 有责任代代相传,使其永世不断。
但是,大约在四五世纪,日本开始出现“大王”统治的中央权利中枢,地方酋长等势力逐渐被归入“大 王”的麾下。地方酋长或神官无须独自进行祭祀活动,也就没有必要再把神镜传给后世,于是随着主人被深深地掩埋在坟墓 中。
日本人在除旧迎新之际,家家户户都装饰被称为“镜饼”的年糕,以求新年智 慧盈门、阖家幸福。从这种风俗中,不难找到古代人们崇尚镜子的遗风。
加悦古坟,在坟墓周围和坟墓顶部均衡地排列着很多陶俑,在翠绿的树林中显得格外醒目。据 《日本书纪》记载,葬送帝王将相时往往采用殉葬的方法,但每每冤魂作祟、鬼哭狼嚎。垂 仁天皇不忍,安葬皇后时改变原来的做法,开始埋葬人马及其他陶俑,天下迎来太平。
这则故事是后人为了歌颂垂仁的所谓仁政而杜撰的,日本实际采用陶俑要上溯到4世纪前半叶的奈良樱井 市茶臼山古坟。当时,陶俑主要作为一种葬送礼仪用的器皿,而到古坟时代末期,逐渐演化为陵墓 的一种装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