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端 > 欢迎光临“历史街道” >大津 比睿山

大津 比睿山

自从六三〇年派遣第一次遣唐使以来, 到八九四年因管原道真上奏废弃遣唐使为止, 日本向唐朝共派出十六次遣唐使。
八〇四年以藤原葛野麻吕为大使的第十一次遣唐使踏上征途。这是迁都平安京以后首次派出的遣唐使。在这批遣唐使中 , 有两位颇受朝野瞩目的佛教界后起之秀——最澄和空海。学成归来后, 他们为日本佛教的发展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
最澄于七六七年生于近江国(滋贺县), 据说他是“渡来人”——大陆及朝鲜半岛移民的后裔。 十九岁时, 最澄在东大寺接受具足戒, 成为一名正式僧侣。在此后的很长时间 , 他以唐朝僧人鉴真带来的天台宗为典范, 一直苦心钻研佛教的真谛。最澄接触桓武天皇以后 , 开始立志树立天台法华宗。八〇四年, 最澄入唐求法的要求得到批准, 同空海一起加入第十一次遣唐使的行列。





最澄乘坐的第二只船, 行驶到东海后, 受到狂风大浪的袭击, 在茫茫的大海中 漂流五十多天 , 最后好不容易才到达中国的明州。登陆后, 最澄直奔中国天台宗的发源地——天台山(浙江省)。经台州刺史的推荐 , 最澄师从高僧邃遂, 学习正统天台宗的传授方法和独特的大乘元顿戒。此后 , 最澄继续受教于佛陇寺的行满。行满是天台山第七代主持 , 毫无保留地把本宗教义传授给最澄。在唐朝逗留仅八个月期间, 最澄如饥似渴 , 不仅钻研天台宗教义, 而且, 还在龙兴寺涉猎密教 、在禅林寺学习禅宗。 最澄回到日本后, 在比睿山正式树立天台法华宗。比睿山位于京都东北部与大津交界的连绵山区 , 海拔八百多米。自古以来, 东北方位一向被视为生命诞生与消灭的地方, 经常修建佛门寺宇 , 来镇守一方土地的安宁与昌盛 。比睿山又是日本佛教的摇篮。慈觉大师 、智证大师 、 惠心僧都 、法然上人 、亲鸾上人 、道元禅师 、日莲上人等 , 大凡代表日本宗教界的领袖都曾进入比睿山钻研佛法。正是他们为日后的日本宗教界开创了各门宗派 , 使佛法不断得以升华 、发展。
空海跟随第十一次遣唐使赴唐时, 并没有同最澄搭乘同一船只。由于航海中遇到海难, 空海的第一只船与最澄的第二只船失散后 , 两人分别到达唐朝。
空海于七七四年生于讃岐国(香川县), 比最澄小七岁。八〇四年八月, 在海上漂泊三十多天后 , 空海终于从福州登陆, 并经过长途跋涉, 到达唐都长安。
遭受“安史之乱”洗劫的长安, 百孔千疮, 非常萧条。尽管如此, 仍不失百万大都市的风范 , 所见所闻无不新鲜 、好奇。


空海与一同前来的橘逸势等住进西明寺。空海求法心切, 曾走访很多名刹古寺。期间, 有许多收获 , 而在长安青龙寺与惠果相遇, 对空海大彻大悟及日本真言宗的诞生具有决定性的影响。惠果极为欣赏空海的才能 , 为他亲自灌顶, 并传授金刚界大法。此后, 惠果不仅承认他继承第八代师位 , 又授予他遍昭金刚法号。能得以如此殊荣, 在芸芸学子中, 除空海他人莫属。留唐期间 , 空海还学习了梵语, 有机会接触更多的原版佛经, 大大开阔了视野。归国后 , 空海把京都的东寺和高野山作为真言宗的道场, 进行了旺盛的宗教活动。空海在文学艺术等方面也有很深的造诣。 在书法领域他更是独辟蹊径, 他同嵯峨天皇被称为“二圣”, 连同橘逸势被称为“三笔。 《风信帖》、《三十帖策子》等, 作为苍劲流畅的书法, 名扬四海。在教育方面 , 空海也倾注了心血。他在东寺创立的综艺种智院是日本最初以庶民为对象的私立学校 , 为贵族子弟以外的人开辟了一条就学之路。
八九四年日本废除遣唐使制度。此后, 在相当长的历史阶段中, 虽然两国之间直接的文化交流曾一度中断 , 但汉学在日本仍然长兴不衰。一方面, 经过接受和消化大陆文化, 日本开始形成独特的传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