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端 > 欢迎光临“历史街道” >神戸 神戸港

神戸 神戸港

“神户”原本指隶属生田神社、掌管经济事物的臣民,后来,旧瓶换新酒,成为泛指一方水土的地名。
8世纪以来,这里被称为大轮田泊,是濑户内海深处名不见经传的小港。 自从平安时代末期,即11世纪末叶,平清盛在这里着手开山填海,修建贸易港口,大轮田泊一跃成为 对宋贸易的重要基地。由于水陆交通发达,经济繁荣,12世纪后半叶日本的首都曾一度迁移到这里。 如果在目前,开山填海的工程似乎不足为奇,但上溯到八百多年以前,能有如此大胆构想,不能不说是一种创举。




日本废除遣唐使制度以后,长时期闭关锁国,禁止同任何国家直接来往。 然而,平清盛却无视过去的陈规惯例,对中国宋朝俯首称臣,并积极进行通商贸易。 当然,在平清盛以前并不是没有对外贸易。在平安时代,正式的对外贸易窗口设在九州的太宰府, 作为唯一被允许来日从商的宋朝商人可在此暂住,进行交易。为了把从宋朝进口的货物贩运到京城, 以牟取更大利益,平氏家族不仅控制了九州的贸易港——博多港,而且逐渐掌握濑户内海的制海权。
平清盛首先着手治理和开发能够大规模运送物资的航线,建设能够停泊大型贸易船只的港口。 为了确保濑户内海的航海安全,平清盛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物力,开凿了广岛吴市与仓桥之间的音 户海峡,使原来动辄触礁覆船的险滩变为大型贸易船只畅通无阻的重要航线。
平清盛看好自古以来就被认为是天然良港,并多次送出遣唐使船的大轮田泊。大轮田泊大致位于现在的神户港。 当时,在大轮田泊的西侧,和田海角向海面凸出,可以遮挡来自西南方向的风波,而东南方向由于没有任何屏障, 猖獗的风浪严重地威胁贸易船只的安全。为了克服这一缺陷,平清盛突发奇想地构思在这里建造赖 以遮挡风浪的人工岛,以此来保障大型贸易船只的安全停泊。
平清盛在建设这个人工岛时,采取开凿近山土石来填海造地的方法。 作为填海的方法,他们首先把装入碎石的木箱、废船等沉入海底。在此基础上,把从大轮田泊背后的盐 槌山开凿的土石填入海中。从事这项工程的徭役从平氏的私人领地中征用,总人数达到五万多人次。 尽管耗费大量的人力和物力,艰难无比的填海工程总是徘徊不前。为了祈祷神灵的保佑,有人曾提议以活人祭海, 但合理主义者平清盛却坚决反对,主张取而代之投入雕刻在石板的一切经文。因此,后人又把这个人工岛称为 “经岛”。


1173年开始的填海工程,7年以后由于朝廷的支持得到很大的进展。不过,真正宣告竣工,还要等到“源平交战”之后。 建成的人工岛总面积约三十至三十五万平方米,为宋商等商贸船只提供了可靠的保障。
在日本的对宋贸易中,流入日本的大批宋钱对日本商品经济的发展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日本在律令时期就开始铸造有史以来最初的货币——“富本钱”。 以后,又模仿唐朝货币铸造“和同开珍”等货币。后来,由于开采的铜量不足、朝廷的财政紧缺, 一些粗制滥造的货币充斥市场,日本货币逐渐失去信用,终于在958年以“乾元大宝”为止,停止铸造和流通。 此后,流入很多以宋钱为主的外国货币。可以说,如果没有宋钱等中国货币在日本流通,那么, 日本商品经济的进程会大大推迟,很长时期将持续以稻米、绢织物为交换手段的以物易物的形式。 宋钱的流通从根本上改变了这种状况,由于促进货币经济的发展, 一批具有经济实力的武士阶层等脱颖而出,从而刷新了日本的历史。
1868年1月,幕府政权根据“下田条约”,把神户港作为通商港口予以开放。进入明治时期, 原来的兵库津和神户港都得到很大的发展,两座城市的界限渐渐模糊。后来, 在中间地段又修建兵库县厅、神户车站等设施,这两座城区合二为一, 逐渐发展成为现在的神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