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端 > 欢迎光临“历史街道” >大阪 大阪城

大阪 大阪城

在新石器时代数千年漫漫岁月中, 由于淀川 、大和川的冲积作用 , 大阪湾一带形成大隅岛 、比卖岛等被称为“难波八十岛”的岛屿。
据《日本书纪》记载. 神武天皇东征时曾在此处停泊, 看到潮水湍急 、奔流不息 , 大叹“浪速”、“浪华”。后来, 讹传为“难波”, 并逐渐取得市民权 ,成为大阪的别称。最近 , 还有一说指出, 大阪湾由于海产丰富, 历来就是“渔 、场” , 因此被称为“难波”。在古代日语中 ,“难波”同渔场谐音。
在日本古代, 大和盆地一直是日本文化和经济中心, 而赖以奠定这一基础 , 主要依靠从中国大陆和朝鲜半岛引进众多的先进文明。当时 , 难波津(港)作为对外交流的窗口, 曾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


)



十五世纪后半叶, 大阪出现本愿寺八世莲如统率的本愿寺教团势力。莲如退出法职后 , 于一四九六年在“大坂”建造一宇, 这就是后来的石山本愿寺 。但是,这座寺院在与战国武将织田信长的较量中 ,化为灰烬。丰臣秀吉统一日本之后 ,曾动员三十多个藩国 ,着手在石山本愿寺遗址建造大阪城。 大阪城规模浩大, 除九层结构的了望楼, 还包括内外城郭。同时 , 秀吉致力城建 、开凿运河, 并勒令伏见 、○的居民移居到这里。
在丰臣秀吉之后, 德川家康掌握日本的统治权。家康任命自己的外孙松平忠明为大阪城主 , 开始整治被战火洗劫的大阪城。忠明虽在大阪在任五年 , 但为大阪的复兴作出极为重大的贡献。他首先着手城市规划 , 把寺院集中在小桥村 、天满村 、东西高津寺等三个地方, 把墓地集中在千日。此外 , 忠明又开凿了京町掘川 、江户掘川 、道顿掘川等运河, 大大方便了货运流通。
忠明离开大阪以后, 这里成为幕府的直辖领地。 大阪从十七世纪初以现在的本町筋为界分为北组和南组及大川(淀川)以北的天满组 , 一并称为“大坂三乡”。
进入江户时代以来, 大阪的运河开凿 、河川治理等事业呈现突飞猛进的发展 , 奠定了被世人称为“水都”的基础。


江户时代, 藩国的经济是自给自足的 , 在领地内形成独自的经济单位。随着交通的发达 、产业的发展 , 大阪逐渐成为全国流通经济的中心。当时, 藩国的年贡米及其他土特产品 , 如萨摩的砂糖 、土佐 、长门 、石见等地的纸 、阿波的蓝 、周防 、播磨的盐 、土佐的木松鱼等等, 都贩运到大阪进行交易。为了保管这些物品 , 在中之岛 、土佐掘川 、江户掘川沿岸, 建造了很多附设仓库的豪宅。在明治维新时 , 其数量达到一百三十五家。
由于大阪的商品经济发达, 全国的米价基本在大阪的堂岛市场定价。堂岛的米市同天满的蔬菜市场 、杂喉场的鱼市场一起, 被称为大阪三大市场。
商品经济的发达, 又促进了货币的流通。 很多经营货币兑换业务的金融机关随之应运而生。 江户时代, 流通的有金 、银 、钱等货币。金以两 、分 、朱等四进位法计算 , 而银则是称量货币。为了圆满地进行货币流通 , 无论如何也有兑换的必要。大阪的兑换铺经营面很广 , 如金银买卖 、贷款 、开具票据 、储蓄等等, 几乎类似现在的银行业务。 到十九世纪初, 随着藩国的财政恶化, 大阪商人的权力愈发强大, 几乎左右日本的经济大动脉。
由于大阪在日本经济中占据着极其重要的位置, 被称为“天下之厨房”。 在以这种雄厚的经济势力为背景, 平民文化大方光彩, 诞生了被称为“元禄文化”的平民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