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端 > 欢迎光临“历史街道” >京都 建仁寺

京都 建仁寺

9世纪末,日本废除遣唐使制度以后,在很长一段时期里,中日双方的交流并不是很活跃的。
到了北宋时代, 来往的宋船逐渐频繁。不过, 由于平安朝廷对外贸继续持消极的态度 , 穿梭于两国之间的,清一色是宋朝的商船。由于此时的商贾掌握了季风知识 , 又开始使用指南针, 所以海上遇难的事故大大减少, 大凡在一个星期左右就能横渡东海。因此 , 不少人多次往来于两国之间, 甚至竟有5次东渡日本的宋商。
南宋时期,日本处于“院政时代”, 朝政由上皇或法皇操纵。他们发布的所谓“院宣” 往往比天皇的诏敕还要权威。权势显赫的平忠盛曾经常伪称“院宣” , 公然在自己的庄园同宋朝商人进行贸易。平清盛子承父业, 贸易规模有增无减。 他对平安贵族消极 、保守的态度置若罔闻, 甚至修建大轮田泊(神户港), 允许宋船深入到濑户内海进行通商贸易。


至此, 禁止日本人出境等种种限制不攻自破 、名存实亡。随之 , 两国的贸易与日俱增, 来往的商贾及僧侣等络绎不绝 , 掀起了文化交流的又一次高潮。
在南宋150余年期间入宋的日本僧侣, 仅史料记载, 就有100人之多。 这几乎同盛唐时期前往中国的僧侣数量不相上下。
这个时期入宋的大部分是禅宗僧侣, 但也不乏其他宗派。京都泉涌寺的僧侣俊○及弟子湛海 、智镜等都曾入宋求法。由于俊○的努力, 重振一度衰落的律宗, 洛东泉涌寺香火复得兴旺。随着人物往来 , 宋版一切经卷相继传入日本。蜀本 、私人印本、南宋的思溪本等3种版本至今仍保存在京都智恩院 、高野山劝学院 、京都泉涌寺。随着经卷的传入, 各地陆续出版佛经及注解 , 带动了日本印刷术的发展。
这一时期, 在日本佛教界引起重大反响的教派, 莫过于荣西传入的临济宗等禅宗教派。
禅宗源于唐代。在前往唐朝的留学僧中, 虽不乏传播者, 但几乎没有受到重视 , 更没有被日本宗教界所接受。直到宋朝时禅宗极为兴盛, 成为佛门具有影响的教派之后 , 终于引起日本朝野的广泛注目。


荣西于1141年年出生在备中(冈山县)。在延历寺受戒后, 他首先学习天台密教 ,1168 年首次入宋后 ,才接触了禅宗。1187年荣西又一次前往宋朝, 到天台山师从虚庵怀敞禅师学习临济宗。 1202年 ,荣西效仿宋朝的百丈山在京都建立第一座禅寺——建仁寺。建寺伊始, 寺宇规模宏大 , 鸭川以东 、四条通 以南 、五条以北等广阔地区基本是建仁寺的领地 ,不愧为日本临济宗派的总本寺。室町时期, 建仁寺排列“京都五山”的第3位, 并作为五山禅林文学的中心 , 寺运大为发扬光大 。所谓“京都五山”,指天龙寺、相国寺、建仁寺、东福寺、万寿寺等, 不仅寺院的规格非常高,而且又曾是日本文化的中心。
当时,武士阶层在日本社会形成一股不可忽视的强大力量。由于禅宗坐禅修行等教义同新兴的武士精神一脉相通 , 因而 ,首先在上流武士中传开, 对武士文化给予重大的影响。
如今,伫立在东山脚下的建仁寺,同古代风韵犹存的“三年坡”、偶尔碎步疾行的舞妓等, 勾勒一幅极有扶桑风情的画面。在这里,人们可通过寻旧仿古,缅怀京都800 年的沧海桑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