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端 > 欢迎光临“历史街道” >京都 平安京与秦氏

京都 平安京与秦氏

自从七九四年桓武天皇把都城迁到平安京以来, 京都在悠悠一千多年的历史中 , 一直是日本的政治 、文化中心。“平安时代”日本在接受和消化大陆文化的基础上, 形成了众多独特的传统文化。
从律令时代以来, 日本一直沿袭中国的都城思想 , 认为方位对国泰民安 、常治久安具有重要的意义。中国的阴阳五行思想把天空二十八座星宿分别以东方为青龙 、西方为白虎 、南方为朱雀 、北方为玄武加以推崇。因此, 都城四方也应符合四神之相。即东方要有河流南下 、南方要有一泓池沟 、西方要有大道贯通、北方要有巍峨山岳 , 且应地势西北高 、东南低。新都平安京, 东方有贺茂川 、西方有山阴道 、山阳道 、南方有巨○池 、北方有船冈山, 地理条件远远优越于过去的都城。





平安京是模仿唐朝长安建造的, 道路区划呈棋盘状, 采用条坊制。平安京东西四.二公里 、南北四. 九五公里。横贯南北的朱雀大路宽八十四米 、长三.九公里。从一条至九条的大路及东西京极大路宽三十二米 、其他小路宽十二米。
由于京都地势东北偏高, 西南低洼, 鸭川经常泛滥 、洪水成灾 , 使很多人流离失所 、家破人亡 。这同桓武建造平安京的愿望多少背道而驰。由于鸭川 、桂川等河流的泛滥成灾 , 右京逐渐人烟稀少 、日益衰败。而左京, 特别是北部城区人丁兴旺 、商贾云集, 非常兴旺。当时 , 人们习惯把右京即西部城区称为西安, 把左京即东部城区称为洛阳。由于西部人稀草盛 、无人问津 , 而东部日益车水马龙 、繁荣无比, “洛阳”也就成为京都的代名词。至今 , 京都区划习惯上被分为洛中 、洛东 、洛西 、洛南 、洛北等, 并把去京都称为“入洛。
在迁都平安京以前, 都城一度设在长冈京。在短短的十几年里两次迁都 , 单靠财政紧迫的桓武朝廷是无法实现的。如果没有被称为“渡来人”的大陆移民秦氏强有力的支持 , 无异于纸上谈兵 、可望而不可及。


那么, 称雄一方的秦氏是何许人呢 ?
据有关日本史料记载, 秦氏以弓月君为鼻祖, 自称是秦始皇帝三世孝武王的后裔。 据《朝鲜古史考》记载, 秦人为避苦役逃至韩国时, 马韩人割出东界给他们居住 , 故称秦韩。秦氏恐怕是大约在公元前二〇〇年, 为了逃避修筑长城等苦役及繁重的苛捐杂税 , 跋山涉水逃避到朝鲜半岛的难民。据此书记载, 秦韩人不仅知识丰富 , 而且还善于铸铁 、种桑 、养蚕 、织布等, 是长于发展生产的民族。不仅如此 , 据说, 他们的语言同秦国非常类似。由此看来, 弓月君自称是秦始皇后裔虽不无夸张的成份, 但是 , 很有可能是逃出秦国, 流落到新罗的破落贵族。五世纪前后, 为了躲避战乱弓月君很有可能率领部族 , 漂洋过海来到日本。
秦氏移民到日本以后, 大部分氏族作为地方豪族, 从事轻车熟路的产业发展。 据《日本书纪》雄略天皇条记载, 秦酒公有感于天皇为他下诏集结曾分散各地的氏族 , 率领部属向朝廷进献堆积如山的绢帛等贡品, 于是被赐姓“禹豆麻佐”(后改为“太秦”)。建造平安京时 , 藤原小黑麻吕出任造营长官, 而他的妻子是当代首富秦岛麻吕之女。据说 , 建造都城的中枢机构——大内里时, 也是秦河胜让出了自己的宅第。 秦氏雄厚的经济基础及先进的技术力量无疑为迁都京都提供了可靠的保证。
现在, 京都西北部太秦地区的广隆寺 、电影村等观光名胜经常门庭若市 、熙熙攘攘。这一地区曾是秦氏开垦 、屯仓的地方, 至今仍林立着秦氏宗寺广隆寺 、松尾大社 、 月读神社 、大酒神社等与之相关的名刹古寺, 可谓威震四方 、名闻遐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