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端 > 欢迎光临“历史街道” >木津川

木津川

在奈良北部的木津川沿岸 ,有一座规模并不很大的的城镇——加茂。自古以来 ,由于水陆交通发达 , 这里成为连接奈良和京都的重要路线。
1973年 ,经过考古调查 ,发现这里就是奈良时代圣武天皇曾一度迁都的恭仁京 。 据说 ,这座京城也是根据中国的都城制度建造的 ,城市区划采用条坊制。奈良的官府及官僚都同时迁移到这里 ,恭仁京成为日本的政治 、经济 、文化中心。
现在 ,昔日京城的风貌已不复存在 ,但从大极殿遗址 ,“天子之林”、“京城前”,“ 京城草坪”等地名 ,获知当时的宫殿建立在现在的瓶原地方。



より大きな地図で Rekishikaido を表示





8世纪初 ,日本通过学习大陆的先进文化 ,生产力水平得到很大的提高 。 但是 ,由于统治阶层之间的利益冲突 ,中央贵族与地方豪族之间的矛盾日益激化。740年终于在九州爆发 “广嗣之乱”,矛头指向真备 、玄肪等中国归来的实权派。虽然叛乱很快被平定 ,但严重地动摇了大和政权的统治基础。 圣武天皇为了刷新这种局面 ,于740年从奈良迁都到恭仁京 ,并颁布了各项革新政策。
在很多新政中 ,产生重大影响的莫过于责令藩国建造国分寺。741年,圣武从恭仁京发出诏敕 ,责令日本 60多小国建造僧寺和尼寺。这就是所谓的国分二寺。不久 ,天皇的这个愿望又发展成在奈良的东大寺建造一尊大佛像。 这就是矗立在东大寺的庐舍那大佛像 ,据说是以龙门石窟奉先寺的庐舍那大佛建造的 。东大寺大佛像的建造 ,堪称是日本佛教史上的一件盛世。从此 ,在日本掀起了学习大陆文化的高潮 ,道睿 、鉴真等中国高僧不远万里来到这里讲经说法 ,使日本佛教有了划时代的发展。
由于种种原因 ,恭仁京只留下3年多的足迹 ,都城又一次迁到大阪的难波宫 ,这里成为废都 , 大极殿等建筑摇身一变 ,成为镇守国家的山城国分寺。
圣武天皇还发愿在这里修建了岩船寺 、海住山寺等著名的寺院。岩船寺位于深山峡谷中 ,如果六月份来到这里 , 五颜六色的八仙花一定令你心旷神怡 、流连忘返。平安时代的阿弥陀如来坐像 、普贤菩萨坐像 , 室町时代的三重塔 ,镰仓时代的十三重塔 、五轮塔等 ,都是代表日本各时代的杰作。 现藏于金藏院的十一面观音立像造于8世纪 ,据说由中国唐朝传入日本。


海住山寺与宫城接壤 ,位于北部瓶原地区的山谷 ,是圣武责令东大寺的良弁僧正创建的。 在本堂左侧耸立着一座朱漆柱身、“连子窗”结构的五重塔 ,与周围青翠的山岗非常协调 ,已被指定为日本国宝。建造五重塔的慈心上人来到海住山寺以后,看到这里缺水少雨 ,历经20多年的时间建设 一条被称为“大井手用水路”的水渠 ,不仅解决了居民的生活用水 ,而且灌溉了万顷良田。
在林立的名刹古寺中 ,净琉璃寺似乎最富有魅力 ,烧香拜佛的善男信女在此经常门庭若市。 寺院中建有一个结构独特的庭园 ,以一泓曲折的池水、山石草木等烘托出一个西方乐土世界。 平安末期 ,日本正处在战火纷乱的时代 ,净土思想恰好使人们有了一个精神寄托 ,于是很多人纷纷信仰净土教。 这座远离喧嚣的净琉璃寺庭园就是时代的缩影。
据记载 ,奈良时代日本模仿唐朝的“开元通宝”铸造的货币“和铜开珍” 是在加茂的钱司地方铸造的。“钱司”顾名思义就是来源于铸造货币的“铸钱司”, 充分说明这里悠久的历史地位。由于加茂地区贯通木津川和其他主要官道 ,水陆交通极为便利 , 早在迁都恭仁京以前就居住很多被称为渡来人的大陆移民 ,是先进的文化区域。
近年来 ,为了重新振兴该地区的经济和文化 ,大阪府、京都府及奈良县联合提出在此建立“ 关西文化学术研究城市”的构想。在不久的将来 ,一个集学术研究和高新产业为一体的新兴城市将在这里诞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