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端 > 欢迎光临“历史街道” >明日香

明日香

一般认为, 五三八年朝鲜半岛的百济圣明王向大和朝廷进献佛像 、佛经等 , 为佛教正式传入日本的年代。
不过, 佛教从民间渠道传播到日本要比这个年代早得多。据《扶桑略记》记载 , 五二二年司马达止在大和国高市郡坂田原结草堂, 安置本尊, 皈依礼拜。据说 , 司马达止是来自中国梁朝的人, 而当时的梁朝, 名刹古寺林立, 佛教非常兴盛。因此 , 司马达止等大陆移民从民间渠道传播佛教是完全有可能的。
关于是否接受佛教这一外来思想的问题上, 大和政权内部发生了唇枪舌剑的激烈论战。 以苏我氏为代表的“崇佛派”, 积极主张接受佛教思想, 而以物部氏为首的“排佛派” , 则持反对态度, 认为外来邪教不足为取, 倒是应该崇尚传统的神道思想。






苏我氏是畿内具有雄厚实力的地方豪族, 曾多次通过与天皇家族的联姻方式 , 控制中央政权。一方面苏我氏又积极靠近掌握先进技术的大陆及朝鲜半岛移民。
在某种意义上, 苏我氏同物部氏围绕是否接受佛教的论战, 与其说是宗教冲突 , 倒不如说是一场争夺掌握新技术的外来移民的前哨战。
五八七年, 崇佛派与排佛派的论战达到白热化 , 终于刀戈相见。苏我马子率领军队攻打物部守屋的根据地, 经过激烈的争战 , 以崇佛派全面胜利而告终。
此后, 佛教在日本迅速传开。
五九四年, 圣德太子发出关于兴隆佛教的诏书以来, 朝野上下争先恐后地修建宗寺祖祠。首先 , 由苏我马子发愿, 于五九六年修建了闻名遐尔的飞鸟寺。在此之前 , 于五七七年, 随着佛经的传入, 造佛工 、造寺工等也来到日本。五八八年, 百济又献给日本佛舍利 、寺工 、炉盘博士 、瓦博士 、画工等。 同年, 建造飞鸟寺工程破土动工。
在飞鸟寺的建筑上, 随处可见外来的新技术, 如 :一改过去地中埋柱的建筑 , 而采用台基及柱础的中国式歇山顶方法 、房顶开始铺设瓦片等。 另外, 在此寺金堂供奉的释迦如来像是由中国南朝移民司马达止之孙鞍作止利制作的。


作为佛教的积极倡导者, 圣德太子也在斑鸠修建法隆寺。于六 ○五年完成的这座寺宇, 除了采用飞鸟寺的大陆建筑技术外, “云肘木”、“云斗”等建筑特点 , 无疑蹈袭了中国汉代 、北魏及北齐的建筑风格。 在飞鸟时代的佛像代表作中, 有很多是出自鞍作止利之手的 , 如 :飞鸟寺金堂的铜造释迦如来坐像 , 深受中国云冈石窟后期和龙门石窟前期风格影响 ;法隆寺金堂本尊铜造镀金的释迦三尊像 , 以龙门石窟宾阳洞本尊为样本, 并受东 、西魏的影响, 等等。
飞鸟时代, 有很多深受大陆文化熏陶的佛家高僧及能工巧匠从朝鲜半岛来到日本 , 为飞鸟文化大放异彩作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印度的佛教思想传播到中国以来, 北魏时已形成以敦煌千佛洞 、大同云冈石窟 、洛阳龙门石窟为代表的中国独特的佛教艺术。高句丽倾向北朝文化 , 而百济则偏重南朝文化, 因此, 通过朝鲜半岛传播到日本的佛教艺术 , 分别受到中国南北朝的影响。
七一○年迁都平城京即奈良时, 飞鸟寺也随之被移植过来。此后 , 奈良的寺院被称为元兴寺 、飞鸟的寺院被称为本元兴寺。 即使到现在元兴寺建筑中随处可见飞鸟寺的建筑材料等, 为 了解飞鸟时代的社会背景提供了宝贵的依据。
一九九八年元兴寺同奈良的其他佛教建筑一起被指定为世界文化遗产。